在高中1年级的暑假向京介表白,今天在百度俺妹吧看到此神贴

五更家的长女,是有着漂亮黑长发、皮肤白皙的和风美人。但是性格阴沉,外表给人的感觉相当难以接近,是相当毒舌、中二病的电波女孩。不坦率,超容易害羞;不善言辞,但在自己的领域里却非常话多;自尊心很强。喜欢穿著哥特萝莉装,但在家一般都穿朴素的运动服。擅长游戏和料理,喜欢Cosplay、动画、游戏以及同人创作。对主人公京介有好感,在高中1年级的暑假向京介表白,两人成为了恋人。虽然在暑期末段便在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后痛苦地与京介分手,但与京介、桐乃的感情却更深了。原本自宅离高坂家不到30分钟的路程,高中升入京介所读的学校。虽然由于父亲转职而在暑假后转学并且搬家,不过是搬到离高坂家更近的松户市。价格:9800円发售日期:2014年5月

俺妹相关【分析】电话协商下的暗流——揭秘京介身后的三方博弈

主页 > 文章 / 结弦奏 / 发布于 2011年 1月5日(星期三) 3时31分 / 浏览:23,595 评论:155 收藏:5 / 举报文章

收藏
5
私信
评论
155

分享  

.

今天在百度俺妹吧看到此神贴,实在忍不住转过来了~原帖地址 ... F%C9%B0%AE&pn=0

      六月十七日,高坂桐乃和五更瑠璃通过电话进行了两人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次通话。在谈话内容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次日傍晚,黑猫告白。围绕高坂京介的多方角力的正式达到高潮。次日傍晚,黑猫告白。围绕高坂京介的多方角力的正式达到高潮。

从黑猫到白猫,是抢先偷手还是被迫出手

     故事回到数月前,当京介火急火燎地在校舍后找到黑猫时,黑猫已经攻略京介将近一个学期。然后,她给了他一个吻,将这个大哥「送向了天空的彼方」,仿佛一个知道为了友情主动放弃爱情的悲情女二号。然而几个月后,黑猫的出手却先于所有其他京介竞争者,显然黑猫不要说是主动放弃,而根本就是虎视眈眈。

     我们知道在一场多方参与的博弈中,任何一个先手都面临着最多的压力,而在这一场合,给与所有向京介出手者压力的事实上只有桐乃一人——不要忘了,黑猫也是把桐乃从美国迎回的推手之一。实际上,如果桐乃不在国内,黑猫对京介的告白几乎不会遇到任何压力,那么黑猫当初对桐乃回国的积极态度是为了哪般呢?

     让我们来看一下围绕在京介身边另两方的优劣:

     桐乃——不用说,血缘+同一屋檐下居住,这些天然优势让桐乃可以随便粘在京介身边,或者限制京介投往别人的怀抱。
     麻奈实——她的优势就是年龄,她是唯一与京介同龄的女性,而京介和她都已经是高三了。

     而黑猫呢?她作为宅时可以有限地接触京介,作为瑠璃时,她与京介是隔两届的前辈后辈关系,而这一关系太脆弱了,即使满打满算她也只有一年的时间去攻略京介。事实上黑猫在这场竞争中处于最为不利的地步,她与京介交往时间最短,未来给与她的攻略时间也最少。

     这样的黑猫——即使从脸上看不出——其实是三方中最焦躁的一方,也是最急于把京介争夺战提上台面的人。这样的黑猫,她最先考虑的必然是增加自己的优势,一无所有的自己有什么资本呢?这时黑猫想到了桐乃。

     自从桐乃告知黑猫土妹子的存在,两人即十分默契地一致对外。因为桐乃和黑猫关系好与土妹子,黑猫也最有可能在攻略京介的问题上得到桐乃的支持。以黑猫的逻辑,桐乃虽然对京介有好感,那也不过是妹妹对哥哥的情感,退一步讲即使桐乃对京介抱有恋爱感情,这份感情也不会有结果,而桐乃自己也应该知道这点。桐乃作为妹妹有着绝对优势和绝对劣势,而对于黑猫来说,只要桐乃挺自己,这就是自己的优势。

     所以黑猫对桐乃回国的期待甚至与绫濑一样强烈,之后显然可以看出黑猫努力地与桐乃保持良好关系,甚至有讨好她的意思。总之不管有意无意,黑猫都希望能在最后得到桐乃的认可。

     但是桐乃复杂的心情不仅让京介很难办,也让黑猫随时充满着危机感,特别是在GAMECENTER目击桐乃和京介约会之后,黑猫对桐乃的态度疑窦丛生。在桐乃公开宣称御镜是男友时,黑猫的反应又十分微妙——两种可能,一是没看破桐乃的计划,二是看破了桐乃的计划,若前者则次日晚的电话希望传达的意思大概就是「你不要你大哥了,那好,我要了」,于是桐乃淡淡地把始末解释给她,然而黑猫已把话说到这步,亦不得不跟桐乃挑明;若是后者,显然黑猫对桐乃的真意就不仅是疑虑更是恐慌和焦虑了,可以想见黑猫在庆功会失败后反复思量,最后还是无法抗拒心中的焦虑,给桐乃打了个电话,质问其真意。

强化防守,妹妹如何获得制胜武器

     不管是哪种情况,黑猫至少跟桐乃挑明了攻略京介的意图,也就是摊了牌,那么桐乃应该怎么反应?其实桐乃搞出一系列骚动的根源就是为应对这种「挑衅」而制造解决问题的依据。

     正如前述,桐乃面临的问题是血缘,这是最大的武器和最大的弱点。桐乃清楚自己理论上不存在攻略京介的可能,也就是无法做到进攻,但是她同样清楚自己扮演那种角色最合适。桐乃扮演的是纯粹的防守方,她在大哥把目光转向其它女人时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他的目光吸引向自己。
所以,一直以来,她不停的给京介出问题、占用京介的精力、占有京介的时间、激起京介的醋意,让京介无暇顾及其他女人(特别是土妹子)。既然妹妹拥有与哥哥相处的当然权利,那么只要用兄妹关系拖住甚至掩盖其他恋爱关系就可以了。说白了,也就是虽然自己无法攻略京介,但可以反对一切攻略京介的人,妨碍一切攻略京介的人,虽然社会意义上无法取得突破,但也要造成一种事实上的「仿兄妹恋」——不是说兄妹是「近似」恋人的关系嘛。

     于是,桐乃找来御镜演了一出双簧,意思很明确地要激一下京介乃至黑猫和土妹子。

     激京介,意在制造这样一个效果——如果妹妹有了男朋友,哥哥一定会反对,而反对时搬出的所有理由都将成为以后「哥哥有了女朋友」时妹妹的对应方法。果不其然,京介的醋瓶翻了,大闹了一场并且发表了题为「如果想和桐乃交往, 你这混蛋!就来让我认同看看!认同比起我,你能够更加重视桐乃!」的重要讲话。当然,桐乃的这一行为也包含这相当的风险——假如京介不吃醋,或者干脆放弃抵抗,那么后事就很难处理了(如果这时候黑猫或土妹子对京介来上一下子,搞不好会演变成「你那时找男朋友我没开口,凭啥我找女朋友你就要指手画脚」的状况)。当然的,桐乃为此做了半个暑假的工作,不停地用「男友疑惑」吊京介的胃口,并且,事实上她也成功了。

     激黑猫和土妹子,则是打算彻底解决这两个棘手问题。桐乃已经得到了否决大哥女友的最好理由——「你要先让我认同」——这时候如果有某人向京介摊牌,桐乃就可以直接向其开火,而正因为对方已经摊牌,势必就断了对方后路——要么成功和京介从A直通到C,要么一旦放弃便永远只剩个前女友的头衔,从此彻底退出。

     结果是黑猫真的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土妹子是不会简单地被激出来的,下文还会提到)。把京介的女友头衔戴上也就意味着不再有后路,这也是先手的风险;也可以看出距离京介毕业还有一年之时,黑猫的确被逼到了被迫放手一搏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