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对方说的确实也有道理,让大神晃牙不由得暗骂了一句奇怪

发售日期:2017年5月售价:12,744円(含税)尺寸:比例为1/7,全高约250mm朔间凛月,一直都用像要睡着了一样懒洋洋的语气说话。因为是夜行性生物所以超喜欢睡觉、不管在哪儿都在睡睡睡。虽然由于在上课时间睡个觉啊迟到啊什么的太多了被留级了,但本人完全不在乎。与二年级的衣更真绪是青梅竹马、尽管是年上,但实际上却反而被真绪照顾着。虽然3年级的朔间零是他的哥哥、但他对哥哥的态度却很冷淡。讨厌依靠和别人的关系来做事。

现代都市伦理剧。

图片 1

轻音部的所有人都知道部室里的那个棺材,是属于他们的部长---朔间零的私人物品。

BGM:Apologize.

此前,小编为少女们推荐的手游「偶像梦幻祭」近日确定了日服的开服时间,目前预约人数已经突破15万。安卓端将在4月27日开服!少女们已经事前登录好了吗?还没有登录的赶紧去约约约!IOS端目前还未公布,而大家关心的国服开启时间,则可能要到暑假期间和少女们见面了~先选好小哥哥们准备入坑吧~

或许那个棺材对于朔间零来说并不算是私有物品,而算是一个独特的空间,因为这个看起来占地面积一般的棺材里却放着类似于冰箱电脑一般的电器,不得不说这个棺材里也有可能是连接着一个异世界。

朔间零看完消息后便转身想要出去,被羽风薰一把抓住肩膀拖了回来。后者一边难得尽心尽力地拖开椅子,把他摁在桌前,一边夸张地叹息道原来小狗说的是真的啊,你真会在这个时候去找你弟啊。大神晃牙指着朔间零的鼻子回头就说:本大爷怎么说的来着,你看吧,羽风....前辈!

官网地址:

第一个来到了轻音部的人是大神晃牙,他拨弄着手中的吉他,正打算开始练习的时候,一旁的棺材动了动,却冒出了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我说……柯基,不要防噪音好吗?我很困啊……”

挣扎无果,零抬起眼睛扫了一眼比自己还躁动不安的晃牙,觉得对方说的确实也有道理。他刚刚完全是下意识为之,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也确实没这个必要,朔间零摸了摸鼻尖,从善如流地坐下来端过碗,挑了一筷子面。吃夜宵的同时还不忘含含糊糊地问羽风薰,那现在Knights那边怎么样了?

另外,小编此前也介绍了「偶像梦幻祭」的声优网络广播节目,在广播中增田俊树、小野友树演绎了一段爆笑的小狗君惨遭吸血鬼玩弄的小剧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起来听一听这个广播~小编们为少女们简单翻译了一下广播内容哦~有了中文字幕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听不懂日语了~~

大概是没想到朔间零的棺材里会出现别的人,大神晃牙不由得转过头去,却看到那个和他同班的朔间凛月正一脸指控的盯着他和他的宝贝吉他,红宝石般诱人的眸子泄露出的慵懒和泪花,让大神晃牙不由得暗骂了一句奇怪。

薰拉开旁边的椅子一坐,摆摆手说还能怎么样,公关先想办法处理呗,只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都会有点麻烦...我猜的啊你别那么看我,处理好了的话几天就没事了吧。

4月13日配信广播 翻译:咪咪

“嗯……真是奇怪啊……柯基你为什么把吉他带到了教室里?”

他对面的人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手游「偶像梦幻祭」的舞台是男性偶像育成学院私立梦之咲学院,玩家将扮演新设立的制作人学科的转学生,与各位未来偶像一起成长。游戏的主线剧情和支线剧情都非常丰富,剧本由日日日所作,声优汇聚了绿川光、柿原彻也、森久保祥太郎、羽多野涉、梶裕贵、细谷佳正、江口拓也、村濑步、小野友树、山下大辉、增田俊树等等!

“哈?!!你在说些什么啊?这里不是教室,是轻音部啊混蛋!”大神晃牙一脸不满的瞪着凛月迷糊的样子。

谁知道羽风薰这次乌鸦嘴仍旧无比精准,半个月后他在早上拉开房间门,发现外面站的是朔间零时,狠狠惊愕了一次。朔间零毕业后的作息经过调整,生物钟成功提前了六个小时,虽然只是从晚上六点醒早上十点睡变成了中午十二点醒晚上四点睡,也已经足够他的经纪人感动得想给他放两天假庆祝庆祝了。薰本来还沉浸在“朔间居然早上八点起来了他是不是根本没睡”的震惊里,零已经开门见山地切入了正题。

下面就是简单的角色列表,认养起来~

“唔……”饶是再迷糊的凛月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再看看周围,猛然发现自己居然睡在那个最讨厌的人的棺材里!

“薰君,有没有看新闻?”

一年级生 南云铁虎 紫之创 真白友也 葵日向 高峯翠 姬宫桃李 仙石忍 天满光 葵裕太 朱樱司 二年级生 明星昴流 冰鹰北斗 游木真 神崎飒马 乙狩阿多尼斯 大神晃牙 朔间凛月 衣更真绪 伏见弓弦 鸣上岚 三年级生 天祥院英智 莲巳敬人 羽风薰 濑名泉 守泽千秋 鬼龙红郎 日日树涉 深海奏汰 朔间零 仁兔成鸣 教师 佐贺美阵 门章臣

“我不是……在草丛上睡觉的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凛月挠了挠脸颊,虽然这棺材的确是睡得很舒服,但是还是赶快走掉比较好吧……

“我才刚醒诶...怎么了,你等等我看一下啊。”

不满的啧了一声,凛月对于自己兄长的棺材毫无留恋之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这里,更不知道自己睡在这里而那个人去了哪里,总之这一切都是那个人搞的鬼是没错了。

“那先不用看了,凛月似乎要被暂时停止几个月的活动,避一下风头。我...吾辈准备去问问,不好用公司的车,汝的车能不能先借吾辈一下?”

凛月越过窗户跳了下去,待到凛月走远了之后零才慢悠悠地回到了轻音部。

羽风薰对于他和凛月的矛盾知道个八成,当下十分感慨地想朔间到底哪根筋搭错,明着暗着躲他弟躲了一年半,现在不还是一出点什么事比谁都坐立不安。他一边发散思维胡思乱想,一边翻出自己的车钥匙丢给对方,随后耸了耸肩,目送着对方出门的同时调笑道:“你刚刚的自称变了吧?我可听到了哦。”

大神晃牙咬牙:“你弟弟今天跑到轻音部来睡觉,你却跑出去闲逛?你当轻音部是什么地方?!”

进入公司后,朔间零在演唱会和发布会上都会用回普通的口吻,或者不如说在大部分正式场合他才会这样说。而私下里、不用那么认真的时候,零仍是没改掉那种老年人一般的口癖。羽风薰现在笑他,言下之意很明显:你看,你这不还是把你弟看得很重嘛。

零无奈的扶额:“汪口安静点,吾辈为了把我可爱的弟弟移到我专属的安眠之所睡觉可是费了一番功夫啊,现在正浑身酸痛不想听汝再发出噪音。”

闻言朔间零转身的动作顿了片刻,而后扶着门框回头,眼神有点无奈。

无视了在一旁开始吼叫跳脚的大神晃牙,零盯着窗外兀自陷入了回忆之中。